现金平台-首页

                                                          来源:现金平台-首页
                                                          发稿时间:2020-05-28 17:56:12

                                                          税收流失严重,是我国个人所得税比重较低(历年最高8.87%,2019年6.58%)的主要原因。提高直接税比重的关键之一,就是提高个人所得税比重。从长远来看,将经营所得纳入综合所得,并降低最高边际税率、简化级次,是减少个人所得税流失,提高个人所得税比重,实现“量能负担”、税负公平的必由之路。

                                                          自1994年税制改革以来,我国长期是以间接税为主体的税制结构。这一结构存在诸多问题,比如不公平,中低收入者承担的税负比高收入者更高。举个例子,隔壁老王每月收入1000元,用于吃饭消费500元,吃饭消费占收入比重为50%;某公司高管王先生每月收入10万元,用于吃饭消费5000元,吃饭消费占收入比重只有5%。由于增值税等间接税往往是比例税率,同样一个馒头对老王和王先生都是13%的增值税,隔壁老王在吃饭消费中负担的增值税占收入的比重要远高于王先生。因此,“边际消费倾向递减”的因素,使得中低收入者基本消费支出的税负高于高收入者,这显然不利于社会公平。

                                                          此外,间接税针对消费流量征税和比例税率的特点,使其与经济发展同步上升或下降,财政抗风险能力较低。而累进税率的所得税和针对存量课征的财产税,则具有更强的“自动稳定器”功能。

                                                          所以,税制改革要完善直接税制度并逐步提高其比重。由于增值税、消费税、关税等间接税,大多直接向企业征收(虽然最终会转嫁给消费者个人承担);直接向个人征收的税种,只有个人所得税和房产税、车船税、车辆购置税、印花税等税种中的一部分。我国税收80%以上来源于企业,呈现“重企业、轻个人”的特点,由此导致企业税负偏重。下一阶段,要通过优化个人所得税制度和推进房地产税立法提高直接税比重,这意味着我国税负结构将从以企业为主向以个人为重转变。

                                                          二是提高共享税地方分享比例,比如个人所得税目前地方分享40%,有提升空间;5月21日,临洮县委宣传部发布新添镇下街村一家四口在洮河溺水失踪救援情况:2020年5月16日15时许,临洮县公安局接到群众报警,有4人在新添镇崖湾村杨家大庄社的洮河河道内被河水冲走。接警后,临洮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主要领导立即安排,迅速组织干部群众进行救援,并成立救援处置领导小组,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开展搜救工作。截至目前,已累计投入公安、应急等8个单位400多名干部群众和专业人员,同时联系甘肃蓝天救援队、东乡撒尔塔救援队开展专业搜救。5月17日下午16时许,打捞上岸1具女尸,经确认,为落水人员潘春燕,其余3名溺水人员搜救工作还在持续进行。

                                                          《意见》提出要“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表明房地产税立法继续“难产”。

                                                          二、6月2日,全市公办幼儿园开园;6月2日起,民办幼儿园(含托幼点)经所在区核验同意后,可自主选择开园时间。所有家长均可自愿选择幼儿是否到园,幼儿园为选择本学期暂时不到园的幼儿保留学位。

                                                          建立和完善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促进公平

                                                          公众对于房地产税关注颇多,却误解甚深。房产税不是什么新税种,1986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房产税暂行条例》,明确规定征收房产税,只不过对于“个人所有非营业用的房产”免征,也就是说企业和商铺一直都要交房产税,而居民住宅免征房产税。

                                                          比如,改革并未解决富人群体个人所得税大量流失的问题,只在一定程度上堵塞了劳务报酬所得税流失的漏洞,使得依靠知识、技能获取较多劳务报酬的高知群体税负明显上升。而这一群体中年收入过百万的佼佼者,可能要面对45%的最高边际税率。但这些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富人,而恰恰是国家着力培育的中产阶级。受到新个税法“精准打击”的高知群体,必然会寻求降低税负的方法,而继续分类征收且税负明显降低的“经营所得”,刚好为他们指了一条明路,这将成为新个税法下税收流失的关键问题。